绿色的一只虫子

中二病重症患者请小心接触

看到首页在说童话啊。

我正儿八经拥有的童话集只有一本全是字的格林童话,其实细节完全都不太记得了,肯定是阉割版就是了。单本的记得是有一本绿野仙踪。不过因为我妈是幼教所以小时候很不缺故事听童话看,什么磁带画书幼儿园一大堆。幼儿园时期就不说了,到了小学放学后去找我妈呆在她班上自己会翻班里架子上的书/去园里图书室打发时间。所以故事看了相当多但绝大部分我其实到现在也闹不清到底是谁写的……

一些惊悚血腥的情节看到过很多但我个人对此并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对这些奇葩行为感到费解。比如灰姑娘割脚跟我印象很深,但印象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惊悚而是觉得“割脚跟穿鞋这他妈太奇怪了",再比如小红帽割狼肚子我会奇怪“奶奶为什么还活着没被消化啊……”。我记忆深的从来都是些比较奇怪的细节,什么豌豆垫褥子下睡不着为了吃莴苣把女儿送了之类的……故事过程跟结局反倒全都不记得了。

然后就是BE。

我从小泪点就低,现在依旧低,没错高中去电影院看个哆啦A梦都能哭的稀里哗啦的就是我(。)

记忆特别深的一件事是3岁时从图书馆借来了一盒美战碟子,好像是一盒7碟那种,具体记不清怎么回事了,反正好像是因为租借期只有一星期所以中间略过了很多直接看了结局,结果第一部BOSS战除了兔子全灭了,我哭得毁天灭地我妈安慰了一下午还是一晚上硬是没让我停下来,到最后结尾我妈指给我“看看这不都还活着”我才消停然而还是抑郁了一星期,然后一直对画着月亮公主的DVD盒子怀有深深的恐惧……

是的当多年后我去补美战漫画得知美战结局似乎是个意识流BE时我毫不犹豫地弃了。

想想这大概是我童年最大的阴影之一了。(另一个是从电影院看了小虎斑斑直接被吓跑出影院。)


所以从小就很不喜欢类如美人鱼卖火柴的小女孩快乐王子这些操蛋的故事。倒谈不上是童年阴影,不过这些故事即使情节忘得一干二净小时候那种抑郁的感觉到现在也都记得。


我其实到现在都接受不能BE。BE的故事都会主动回避,同人不小心读到BE我会郁闷好久……甚至NO.6这种结局说不清道不明留有遗憾的我都会抑郁,是的你必须给我讲清楚不皆大欢喜也得给我交代个正常ending我就是这么挑……(所以没标HBE的我会先拉到底看结局)(然而特么奥相关跟仏英一堆BE,线下三度我其实受不了没看完)(所以我为什么这么吃番花因为甜的腻歪吃得放心)(这层意义上P3大概算是个例外了,没办法要串P45剧情只能打……虽然肝P3前有相当长的犹豫期)

看个故事,何必给自己找虐受呢。

成人的我都如此,你给无法自己选择只有一个故事听到底的娃子讲一个悲伤的故事想要给他留什么遗憾呢,为了弥补遗憾自己写成HE励志拍电影画漫画吗(是的我就是在说那谁跟那谁)。

正常的纯真娃子对世界的认知还是美好的对世界还是充满向往的。

就这层意义上感谢我妈给我弄来的唯一一本童话集是格林bro而不是安聚聚的(。)


不过我对血腥场面完全免疫(非惊悚片意味的),并且只要结局是HE中间再怎么虐我都可以吃而且吃的很香。

这么一想自己现在跟小时候比起来完全没变化嘛。(摊手)

评论(5)
热度(2)

© 绿色的一只虫子 | Powered by LOFTER